荷包网文 > 鲜网辣文 > 靓女截殉录 > 正文 第286 节祁镇是茵席之臣 魂驰梦想是后

正文 第286 节祁镇是茵席之臣 魂驰梦想是后

 热门推荐:
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.hnksl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hnksl.com

    第286节祁镇是茵席之臣魂驰梦想是后症

    “报!太后来看孙子!”曹吉祥进来报。

    “咱们快到,门口迎接!”杨荣、杨士奇走后,孙贵妃在客厅和侍女、小雨看护祁镇,几天来很安静、清闲。二狗从南京回,让其叔王振捎来小礼品,既祝贺孙贵妃满月又祝贺祁镇立为太子,哪天抽时间,要来拜见孙贵妃和祁镇太子。四位在押人被放出,使孙贵妃心凉快了些,孙贵妃一直担心着在押四人。侯齐来说二狗从南京空手而归不说,鼻青脸肿地在家治病,才没来看望孙贵妃。孙贵妃据侯齐说的,柳絮、弘云没被二狗等人抓到,应当是安的。孙贵妃也就放了心。太后没事先通报,来看孙子是首次。孙贵妃听着措手不及,不明白太后造访目的,想着此事,冲侍女急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孙子挺好?”随侍女后,孙贵妃刚到客厅门口,太后一脸温馨不紧不慢地进来,冲孙贵妃笑问。

    “祁镇挺好。太后请坐,小玉上茶!”孙贵妃说着又冲小玉说。太后坐在主座。周小妞等一群侍女跟了进来,站在太后椅后。孙贵妃示意诸淑,让小雨抱出小祁镇,站在太后身边,李充、何成,站在孙贵妃身后。

    “嗻!”小玉看眼孙贵妃,应着去端茶水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小雨抱来小祁镇,孙贵妃接过并抱住祁镇地说并近太后身边。

    “奴婢小雨,拜见太后,太后吉祥”到太后近前,小雨施礼地说。

    “罢了!你们都下去,我来看孙子。”太后站起环视下客厅,一手接过祁镇,抱在怀里愉悦地说。

    “嗻!”侍女们应着出客厅,小雨离多远站着。

    “太后请喝茶!”小玉端来茶水,放在椅前茶桌上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也下去!”太后竟顾逗孙子,没看茶水,孙贵妃冲小玉笑地说。

    “嗻!”小玉应着出了去。

    “太后!你看祁镇,多像他父亲?”孙贵妃到太后身边,心情舒畅地问。

    “祁镇是太子,将来比他父亲,也不会差。朱家江山,永世其昌!”太后看着笑脸的孙子,一脸心情舒畅地说。

    “臣妾来抱,祁镇别累着奶奶,太后坐喝点茶水。”孙贵妃接过祁镇,抱在怀里笑地说。

    “婆母岁数大,力不从心了!”太后坐在椅上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太后不老,皇朝需要,您的掌舵!”为恭维太后,孙贵妃笑说。

    “力不从心,古代有典故……”太后竟说起典故东汉时,班超受帝派遣,率领几十人出使西域,屡建奇功。班超在古西域经历27个年头了,年事已高,身体衰弱,思家心切,就写了封信,叫他儿子捎到汉朝,请求和帝刘肇把他调回。此信未见反应。他妹妹班昭又上书皇帝,申明哥意信中话“班超在他同去西域人中,年龄最大,现已过花甲年,体弱多病,头发已白,两手不遂,耳朵不灵,眼睛不亮,扶杖走路……如果有猝不及防暴乱事件发生,班超力气,不能顺从心的意愿。这样对上会损害国家的长治之功,对下会毁坏忠臣好不容易取得的成果,实在令人心痛!”和帝刘肇被深深地感动,马上传旨调班超回朝。班超回洛阳不到一月,因胸肋病加重去世,终年71岁。

    “婆母不到五十,怎还说老了?”知道太后哪年出生,孙贵妃

    笑地说。

    “咱不说我。长命锁,我想等过生日,给祁镇再戴,图个吉利。皇帝火急火燎立了太子。祁镇被立太子,得戴上锁,锁保祁镇,茁壮成长,无病无灾。”太后拿出个很精致的盒子,打开提出一个长命锁,锁链金光闪闪。太后笑着欣赏,就要戴在祁镇的脖子上地说。

    “祁镇是,茵席之臣!戴此锁,没啥仪式?”孙贵妃想着笑问。

    “成语释义茵席铺垫的东西,褥垫、草席。指侍奉于皇帝,左右的近臣。出处《晏子春秋?内篇?杂上》。我已经看了,日子和时辰,皇帝也知道。我作为长辈,今天来给孙子戴锁,不用啥仪式……”太后给祁镇戴上锁,又坐在椅上竟说起长命锁长命锁也叫“寄名锁”。长命锁是明代很时兴的,挂在儿童脖上的一种装饰物,按迷信说法,能避邪驱灾,“锁”住生命!长命锁的前身,是“长命缕”。关于佩长命缕的习俗,最早可追溯到汉代《荆楚岁时记》、《风俗通》、《岁时广记》及《留青日札》等书记载。在汉代,家家户户每逢五月初五端午佳节,都在门楣悬挂五色丝绳,以避不祥。魏晋南北朝时,丝绳被移到妇女臂上,渐成为妇女和儿童的一种臂饰,不仅用于端午还用于夏至,以祈求祛病延年。这种彩色丝绳被称之为“长命缕”、也有叫“长生缕”、“续命缕”等等。此种风俗到宋代,不仅流行在民间还传入宫廷,除妇女、儿童外,男子也可佩之。皇帝每到端午节前,在长春殿亲自将续命缕,赏赐给近臣百官,以便在节日佩戴。宋代称此种物,为“珠儿结”、“彩线结”等,可见其形制已较复杂。除丝绳、彩线外,它还穿有珍珠等物,在当时京都等地街市上,不少店铺和市贩专门以销售。风俗到明代,变迁成年男女使用者日少,用于并成为一种儿童颈饰。它多用于小儿满周岁时,百索进一步地发展,成一种长命锁。长命锁制作的材料,一般多用金银宝玉,造型多被做成锁状。锁上錾有“长命富贵”、“福寿万年”等吉祥文字。

    “祁镇的锁,是长命富贵!”孙贵妃看眼太后故意插话笑说。

    “锁是纯金的,老身让金匠,专门制作,价值绝对不菲。”太后笑着说并喝了口茶。

    “臣妾与您说件事?”孙贵妃一琢磨,曹敬的事,皇帝没有意见。孙贵妃一直想抽时间,找太后,她正好来了,孙贵妃故意笑地问。

    “行!”太后笑说。

    “小雨抱祁镇,去那边玩!”孙贵妃看情绪挺好的太后,叫过来小雨说,把祁镇,给了小雨。

    “你说吧。”看走了的小雨,太后惬意笑地说。

    “婆母!这里没外人,臣妾还给您,揉揉肩胛?”孙贵妃觉得干坐着说话,有点不自在,没等太后回话,给太后揉起肩胛地说。

    “和胡善祥,你不一样,会亲近人。朱瞻基皇帝,常在背后,念你的好,你给人以热情。胡善祥,生个丫头。心情一直不好,老有啥的病。”太后大概感觉到了舒服,不自觉地叨咕。

    “您舒服点?”孙贵妃并不想追问,胡善祥啥的情况,包括任何好坏话。没接太后的话茬,孙贵妃按自己思路,说着话笑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行了,坐下说会话,是孩母亲,也知疲劳。你是贵妃,和过去不同,也有了身份。侍候人事,是下人做。”太后一脸的

    慈爱,拉住孙贵妃一只手,让孙贵妃坐在客座笑说。

    “臣妾有身份,在您前是晚辈,晚辈孝敬长辈,理所当然!”孙贵妃随太后的手,坐到客座椅上,一脸敬意地说

    “你想说啥,就说吧!”太后说。

    “婆母!几位皇妃,何克等怎样?她们是我说的。”观察着太后的脸色,孙贵妃想听太后看法地说。

    “她们都不错,业余时间,会经商,挺能干。”太后说。

    “太后说不错,臣妾放了心,怕太后说不好,不好再介绍。”看太后笑的脸,孙贵妃心里凉快了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还想介绍?”太后笑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听太后问,孙贵妃观察太后脸色,也就笑地说。

    “谁呀?”太后笑问。

    “曹敬!”孙贵妃说。

    “曹敬?”太后脸上生出一丝的疑惑,好像是在想着问。

    “给何克当侍女,她很文静、娴淑!”孙贵妃想着地说。

    “皇帝同意?”太后在大脑琢磨着此事地问。

    “他睡了人家,会不同意?”不好意思,孙贵妃笑地说。

    “朱瞻基和他爸一样,沾花惹草。我看了他爸有大半辈,也没看住,娶那多皇妃。女人故意去钻他被窝。你最清楚黄娟。她愣是嫁你父皇,我真不同意。”太后生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皇帝是万岁。女人总要嫁人。嫁给穷人,女人是一辈子,嫁给皇帝,也是一辈子。女人嫁给皇帝,好于任何男人。谁有此机会,不追求皇妃?”太后说出仁宗与女人的恋情,及女人追求人生的行为,女人追求的目标,不会有太大差别。孙贵妃想着太后话笑说。

    “儿媳说的是!女人一辈子,实在不易,古人一再说,男怕选错行,女怕嫁错了郎。唉!”太后笑说。

    “是啊!皇朝没人殉制,追皇妃的女人,会更多!”孙贵妃一听太后的唉叹,不知太后是为天下女人,还是为自己,一生辛苦的唉叹。孙贵妃觉得是个机会,顺着太后话茬说,看太后有啥地反应。

    “魂驰梦想,是后(张太后)症。一提人殉,我就做噩梦。”太后一听立刻看眼孙贵妃,是无奈中的为难地说。

    “婆母别生气,怪儿媳说漏嘴,咱不说它。曹敬事,婆母同意?”成语典故出处元?马致远《青衫泪》第二折“向在宅上扰聒,自别来魂驰梦想,此心无时无刻得离左右也。”看愁楚脸的太后,孙贵妃想着一转话题地问。

    “皇帝娶妃多了,家丁兴旺,是你父皇,常爱说的此话。老身琢磨着,也很有道理,你就看着办,我没意见!”看着孙贵妃,太后一脸温馨笑地说。

    “臣妾谨遵,太后懿旨。”截殉制大概给太后刺激得太深,并噩梦带给其无法甩掉的阴影,孙贵妃怕太后因人殉不同意曹敬的事,听着的心里痛快地说。

    “一段时间以来,婆母很是苦闷有难处,被噩梦纠缠的,死活睡不好觉。咱别说人殉!”太后的脸上显露出哀伤而苦楚地说。

    “好!咱不说了!”太后万般烦懑着的脸,真是覆盖上某种厚重阴霾的阴影般,是孙贵妃从未见到过的无奈的表情,孙贵妃立刻一脸同情说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