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包网文 > 都市小说 > 快穿之不当炮灰 > 第八章 花柳病丈夫8

第八章 花柳病丈夫8

 热门推荐:
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.hnksl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hnksl.com

    安然这会儿正端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虽然她根本不想一直这样坐着,但因周围有丫环婆子看着,她也不能想怎么着就怎么着。

    安王看着在昏黄烛火下盛装打扮的安然显的格外美丽,虽然有些动心,但一想到永安侯世子的话,还是不免嘲笑道:“我听说你家本来属意永安侯世子,最后一看我提亲了,就同意了我家的,是看我家条件比永安侯府更好,才这样的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许家的确是这样的人家,不过安然自然不会接他这个话头,只道:“我哪知道家里是不是你说的这样,反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父母怎么安排,我就怎么听从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给我装,你要不知道你父母的想法就怪了,哼,你这种朝秦暮楚的女人,要是哪天能找到条件比我更好的,估计也会甩了我,跟别人吧,爱慕虚荣。”安王道。

    看安王揪着这个问题不放,不停地对自己开嘲讽,安然不由觉得好笑,道:“不说亲事我真的做不了主,就算我做得了主,换人了又怎么样,一个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快的人,也好意思嘲笑别人换过一个人,别五十步笑百步了。”

    安王看安然这样会说话,不由怒了,道:“我经常换女人又怎么样?我是男人,当然可以三妻四妾,你是女人,怎么能一样?还有,我换女人,可不像你那样,是爱慕虚荣,我就是腻了罢了,再说了,我是王爷,你不过是个小小五品官的孙女儿,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比?”

    安然笑了笑,道:“啧啧啧,说不过就论起身份来了,还说什么你换人不是爱慕虚荣,对,你的确不是爱慕虚荣,不过不也是你看不上对方某一点就不想要人家了么?好比你看上了更漂亮的,或者更妖娆的,别跟我说,你因为美色或其他原因换人就比我爱慕虚荣高人一等,都是换人,谁比谁高贵啊,再说了,这年头,男人选女人,女人选男人,哪个不谈条件的,不谈条件你怎么不挑个全京城最丑的女人做妻妾呢?再再说了,我再强调一句,我根本没爱慕虚荣,都是家里作主,我干涉不了。”

    安王第一次发现,自己这个新出炉的侧妃太会说话了,说的他根本反驳不了。

    看那话没打击到安然,安王又嘲讽地道:“你不是说,做妾就撞死么,怎么没撞,还老老实实地嫁给了我?所以,就算你的亲事,是你家作主的,跟你没关系,你不是爱慕虚荣的人,那你这说一套做一套,总是确确实实的吧?光是这一点,就说明你挺虚伪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她总狡辩不了吧?

    这要换了个有廉耻的人,听对方这样问,估计会被对方的话羞死,但安然是什么人,她除了完成原身的愿望外,根本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她的好么,所以这会儿听了安王的嘲讽,便好像没什么事似的,道:“我是不愿意做妾,但那次说撞死,只是为了想吓的你打退堂鼓罢了,既然你没打退堂鼓,还是来提亲了,我家里又非常愿意这门亲事,根本没我说话的地方,让我只能同意,这样一来,我怎么可能因为别人逼我做妾,就真的撞死,我又不傻。”

    安王:“……”

    算了,不说了,这女人不但嘴巴溜,心脏也强大,能打击到别的女人的话,她根本不怕。

    看来跟她斗嘴还是算了,他还是另想整她的方法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安王不由打量起安然来,然后就想到了一个好办法:她嘴巴再怎么厉害,在床事上也是个雏儿,估计到了床上,就要成咸鱼了,他会的技巧可多,看到时不把她逗的求他!

    说做就做,当下安王就道:“夜深了,安寝了吧。”

    不过安王显然错估了安然的心理素质。

    早在做任务前,知道在任务世界,可能无法避免会与人结婚,甚至生儿育女,安然就做好了心理准备,所以这会儿怎么可能被安王吓唬住。

    安王看她虽然的确是新手,但并未像自己想的那样,在床上害羞不已,然后求饶之类,还是一脸的坦然,就算他故意折腾她,她也咬牙忍住了不吭声,不由觉得无趣,毕竟他不是那种有特殊嗜好的人,喜欢通过凌虐女子追求快感,所以看安然这个模样,便草草结束了,想着美人多的是,何必跟个不情不愿的人搅活,反正她又没漂亮到倾国倾城,还不值得自己一直跟她纠缠。

    安然看折磨结束了,不由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虽然她的确做好了心理准备,但这会儿没被人温柔对待,而明显是折腾,还是让她忍得有点辛苦,暗道就当被疯狗咬了吧,就希望这条疯狗快点忘记自己,找别的女人去,到时她在这儿当个小透明,不得宠的话,既不会再受这种折磨,别人也不会跟她争风吃醋,那她就能安安稳稳地平安活到老了。

    老天爷似是听到了安然的心声,安王就是头一天在她这儿过夜,之后嫌她无趣,就没再来过了,后院女人或有嘲笑的,但对安然来说,这种情况,却是她最盼望的。

    她也不怕不得宠,会被人克扣衣食过的辛苦之类,因为一来,上面没有王妃,现在是安太妃管家,安太妃管家,自然不会像王妃那样,得宠的怎么对待,不得宠的怎么对待,都是一视同仁;二来,就算以后有了王妃,王妃想克扣安然这样的小透明衣食也不怕,因为身为侧妃,有自己的小厨房,而她自己嫁妆也还挺丰厚的,虽然比不上那些有钱的,但节省着用,一辈子的衣食还是不用担心的。

    因为不用担心不得宠会衣食无着,所以安然对安王不来她这儿,一点也不介意,在有后院女人上门,说了些阴阳怪气疑似嘲笑奚落的话后,安然不耐烦被她们打扰,便干脆称病,闭门谢客,一个人在院里学习才艺,乐得清闲。

    因不是正妻,所以自然没有回门一说,所以安然嫁出去之后,便没再回去。

    说实话,被父母等人塞给那样一个人,然后年纪轻轻就那样惨死,原身对家人,还是有怨的,只是没说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知道原身对家人有隔阂,本来就反感原身家人行为的安然,自然就乐得不回去。

    不过她不回去,许家人怎么可能当她不存在呢,毕竟当初将她嫁过来,就是图她成了安王侧妃,能对许家有好处的,所以这天许夫人便过了来,看望她。

    看她过的好不好是次要的,关键是想让她办事。

    安然听门上说,许夫人来看她,便不由皱眉,不过这是原身的家人,再不好,不见也是不行的,于是当下只能见了。

    许夫人一看她就有些不满,道:“我刚才问小鹊,怎么听说王爷根本不到你这儿来?你怎么就不会讨好王爷呢?”chapter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