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包网文 > 都市小说 > 快穿之不当炮灰 > 第九章 花柳病丈夫9

第九章 花柳病丈夫9

 热门推荐:
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.hnksl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hnksl.com

    许夫人对安然这样批评之后,越想,越后悔这些年对女儿的教导,要是从小就教她怎么争宠,这会儿哪至于这样啊,现在这样无宠,还怎么让她办事啊?

    安然听了许夫人的质问,不由好笑地道:“我当初就说过,安王跟永安侯世子一样,都是好色无度,对新人尝过鲜就丢的人,宁愿嫁个条件稍差点但老实的人,也比嫁安王、永安侯世子这样,尝过鲜就把你丢到脑后,攀上根本不会有任何好处的人强,你们不听我的话,非要把我嫁过来,现在又怪我不会讨好人,这能怪我?”

    原身当年嫁给永安侯世子,也是一样,永安侯世子新鲜了两天,就抛到了脑后,当时许夫人想依靠永安侯府得好处,也曾像今天这样,跑去永安侯府责怪原身不会勾引永安侯世子,原身是满肚子苦说不出,只是原身是老实人,为了家里,也只能使出浑身解数勾引,最后是勾引得永安侯世子又去了几次她房里,但也被永安侯世子传染了脏病,一命呜呼了。

    原身会为了许家拼命,她可不会,所以自是这样怼许夫人。

    安然的话倒是真的,当初许家要将安然嫁给安王时,安然的确说过这样的话,只是当时许家都被安王这个亲王身份,以及皇帝对安王的荣宠迷花了眼,觉得把女儿嫁过去,肯定能得到好处,所以执意将安然许给安王。

    现在看女儿被骂后,这样反唇相讥,许夫人不由一时语塞,没了责怪安然的理由,硬的不行,就只能来软的了,于是当下便准备用亲情打动安然,抹泪道:“我这也不是为了你,为了家里,着急上火吗?我就盼着你聪明点,巴到王爷,到时生个一男半女,那后半生也有了着落,还能提携提携下家里,到时家里要是兴盛,对你在王府,也是有好处的啊。”

    要换了别人,许夫人这样一番真情流露,估计就会被打动了,但安然带着原身的心愿而来,图的是平安一世,自然就不会被她打动,冒险勾搭安王,万一安王跟永安侯世子一样,也有传染病,她听了许夫人的话,像原身一样使出浑身解数勾搭,到时要是勾搭是勾搭上了,却跟原身一样传染了脏病,那可要没处哭了。

    虽然安然不打算听许夫人的话,不过她面上自然不会说这种话,免得许夫人纠缠,说她为自己好,自己还不听她的云云,吵个没完没了,于是当下便道:“我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,我会努力的。”

    许夫人看安然这样说了,也不好继续责怪她了,只得道:“你要跟王爷又搭上线了,就问问他,能不能帮你爹,谋到个实职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她今天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许大老爷身上只有个七品虚衔,没有实职,他想正正经经当个官儿,所以看女儿嫁给了安王,早就忍耐不住,想靠这层关系,谋个实职了,所以才会安然进王府没多久,许夫人便跑过来,提这种事了。

    来之前她并不知道安王根本没搭理过自家女儿了,还满怀高兴而来,不过现在看来,她显然要扫兴而归了,不过也没办法,女儿不受宠,她总不能逼死她,非要她现在就去求安王,给丈夫谋个实缺。

    安然听了许夫人的要求,暗道她傻了才会帮他,要是许大老爷人品不错,她帮就帮了,但就许大老爷那整天吃喝玩乐的性格,让他当官,那不是坑百姓么?这样缺德的事她才不会干。

    不过为了不让许夫人继续啰嗦烦她,她表面上还是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说过了自家这些事,许夫人问道:“你在府上,可听说安太妃准备说哪家姑娘给安王做正妃?”

    对于谁会成为正妃,许夫人还是很关心的,毕竟要是来了个不好相处的,她也好提前给女儿想个万全之策,免得她这女儿蠢的很,她要不帮她想个主意,她到时被新来的王妃整到了角落里,甚至整死了怎么办?到时她岂不是要没得到任何好处,就赔掉了一个能给家里带来好处的漂亮女儿?那可不是她想看到的,这也是许夫人这会儿突然问起这个话题的原因。

    这个安然还真听说过——都是小鹊打听来的——于是当下便道:“听说想让安王娶太后娘家的侄女?”

    想娶太后娘家的侄女,这也很正常,毕竟娶了后,就相当于抱上了太后和皇帝两条大腿,对安王府有益无害。

    许夫人听了不由一拍掌,道:“原来你也听到了消息,不过我听说,太后娘家侄女,适龄的只有庶女,没有嫡女,到时嫁过来的,可能是个庶出姑娘。也是运气好了,庶女都能嫁当红王爷为正妃。”

    安然倒是明白为什么是庶女嫁过来,原因很简单,皇帝跟安王虽是兄弟,但其实年纪上当爹都可以,所以太后说是安王的母后,但从年龄上来看,当祖母都绰绰有余,这样一来,太后是安王祖母的年纪,那太后那些兄弟年纪自然也都不小了,太后的兄弟年纪不小,老婆自然也不小,肯定生不出适龄姑娘,现在有的适龄姑娘,肯定都是姨娘们生的。

    安然笑道:“国公千金(按本朝规矩,太后娘家一般封承恩公),太后又还在世,府里正是烈火烹油繁花似锦的时候,就是庶女,本来也能嫁到好的。”

    许夫人不以为然地道:“这娘当然知道,但要想嫁跟他们家一样正红火的亲王,要不是他们家没嫡女,也还是轮不到她的。”

    安然道:“可知道那姑娘为人怎么样?”

    安然自然也关心这个问题,因为这直接关系到自己能不能平平安安活到老,毕竟要是来一个恶毒主母,要是朝她下手,她智商情商都是普通人水平,又没什么大靠山,可就要担心自己没那个能耐,保得住小命了。

    不怪她担心这个,谁让安王虽然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快,但除了特别中意才给名分,后院一群女人,大多都是妾室通房的身份,庶妃选侍等有名分的少,侧妃更是只有自己一个,这样冒尖儿,自己刚进府的时候,就被人视为眼中钉想找麻烦过,好在其他人地位不如自己,她一关门,别人也不敢打上门来,倒也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但王妃可跟那些女人不一样,人家是主母,不是她想关门躲起来就能躲掉的,她要想找自己的麻烦,将自己拉到跟前立规矩,折磨自己,那她可就要苦了苦了,所以安然自然跟许夫人打听起对方的性情来,要是个不好的,她也好提前做些预防措施。chapter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