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包网文 > 都市小说 > 快穿之不当炮灰 > 第十六章 炮灰替身2

第十六章 炮灰替身2

 热门推荐:
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.hnksl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hnksl.com

    安然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做的,当下自是将钱拿去投资钱生钱去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想着三年后卫眠的白月光回来,两人会中止包养关系,到时她得有个住的地方,要不然这些钱,她会全部拿去买那支会涨三倍的股票。

    好在她老家省会眼下房价还不算太贵,就算买个小三居,也就百来万的事,对她的投资计划,影响不大。

    安然正睡的稀里糊涂,就听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打开看时,发现是卫眠的电话。

    安然不由挑了挑眉,按下接听键,道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卫眠不是天天找她,一般都是周末找她,平常两人也是各过各的,但今天并不是周末,明天也不是,所以卫眠会打电话给她,自是让她感到奇怪。

    卫眠道:“晚上下班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今天要她去他那儿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两人各住各的,不过安然住的地方,也是卫眠的房子,三室两厅的“小房子”(相对卫眠的别墅而言),离工作的地方不远,不用坐车,走的话都只要十分钟就到,很是方便,所以原身虽没用过卫眠的钱,但在京城这寸土寸金的地方,能有这样一个离工作地点十分近的房子住着,不用她付租金,其实就是一大便利了,要不然就原身这不过五六千的工资,在这样的好地段,根本租不起这样一套好房子,像以前,被卫眠包养前,原身就是在五环租了一个单间,离上班的地方要倒两次车,光坐车就要一个多小时,有时候人多没挤上,或堵车,还不止一个多小时,来回奔波很是辛苦。

    安然点点头,道:“好的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等接过了卫眠的电话,就到上班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原身在这家公司做的是广告策划,这会儿上班了,因前几天一份活做好了,这会儿策划组的组长张姐便准备给她派份新活,安然忙拦住了,道:“不要给派新活了,我准备辞职了。”

    张姐不由惊讶,道:“辞职?你这是找到了更好的工作?”

    安然道:“没有,准备回家写小说,省得上班辛苦。”

    原身既然不用卫眠的钱,自然就要有工作,要不然哪来的钱过日子。

    而安然既然会用卫眠的钱,这份钱少活多的工作,自然就没再干的必要,当然了,也不用担心不工作无聊,刚好原身是念中文系出来的,虽然以前从没写过小说,但不妨碍安然现在写小说,打发打发时间,反正原身是中文系出来的,写小说别人也不会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事实上,她在来这个世界开始,就已经开始写小说了,眼下都上传十几章,签过约了。

    果然,知道安然专业的张姐并未怀疑,当下便笑道:“是不是以前就写了,看写的不错,就不想上班了?”

    安然觉得没必要跟个马上就要分别的人实话实说,说自己才开始写,毕竟要这样说,免不了又得解释,自己怎么知道自己写的东西有收入,万一没收入,辞职了岂不是要喝西北风?

    于是当下听了张姐的询问,只笑了笑。

    张姐就当她写的还不错,当下便道:“笔名叫什么啊,让我拜读一下啊。”

    尽量不要向三次元的人说自己的笔名,这是大多数网络作者的习惯,安然也是如此,所以这会儿听了张姐的询问,便笑着敷衍道:“写的不好,就不说出来丢脸了。”

    张姐看安然虽然自贬,但明显是不想跟她说笔名,不由撇了撇嘴,暗道肯定不出名,要不然早到处炫耀了,当她稀罕知道呢。

    既然人家要辞职了,张姐也就不跟她多说什么了,当下便拿着活儿找别人去了。

    安然看她走了,便专心写辞职报告。

    将辞职报告打好,安然便去了广告部部长办公室,将辞职报告交了上去。

    广告部部长虽然也惊讶她要离职,不过如今这个社会,跳槽比比皆是,倒也不是什么很稀奇的事,再加上安然的职务也不算多重要,所以只挽留了几句,看安然执意要走,便随她了,只让她在半个月内做好交接工作。

    安然自是应了下来,回头与张姐说了,张姐便将交接的人派到她跟前来,让她做交接工作。

    安然早在来这个世界的时候,就打算离职了,所以早就将需要交接的事务整理好了,再加上手上也没接新活,大概三天内就能将事务交代清楚,所以也不怎么着忙。

    下班之后,安然刚回家,卫眠就来了,打来电话,说他就在楼下,让她下去。

    安然随便穿了条长裙便下了去。

    来到下面,一眼就看到了那辆熟悉的路虎揽胜停在路边,安然上前,不等她敲玻璃,车门便打开了,安然走过去,坐到了副驾驶上,笑道:“今天并不是周末,怎么会来找我?”

    卫眠瞄了她一眼,淡淡地道:“又没规定必须周末才能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安然点点头,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去吃饭。”卫眠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是去吃饭,但卫眠并没有问安然想去哪儿吃,也是了,作为被包养的人,还是个替身,在这种事上自然没有发言权,金主说去哪儿,就去哪儿,说吃什么,就吃什么。

    卫眠一边开车,一边微微侧目看了眼沈安然。

    他感觉得出来,最近沈安然变了。

    以前的沈安然,野心勃勃,不满足于被他包养,还奢望能得到他的爱。

    对于得陇望蜀的贪心女人,他一向是不喜的,好在对方虽然得陇望蜀,但还不敢干涉他的事,也不敢不自量力地追问他喜不喜欢她之类的话,所以他就没中止跟她的包养关系,要不然,要是对方想得到他的爱就算了,还敢越雷池纠缠他,他肯定会中止包养关系了。

    但最近,沈安然眼里的野心没了,看他的眼神,也不像以前那样情意绵绵的,变得淡然多了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变化——他给她的钱,以前她不知道怎么想的,没用过,现在,开始用了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这些变化,卫眠才会打破常规,今天跑来接安然——他想看看沈安然葫芦里卖什么药。chapter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