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包网文 > 都市小说 > 快穿之不当炮灰 > 第十七章 炮灰替身3
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.hnksl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hnksl.com

    安然看卫眠看自己,不由摸了摸脸,道:“怎么老看我,怎么,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?”

    对,就是这种淡然,以前跟他说话时,总是小心翼翼的,生怕讨他不喜欢了,但现在,对方已经很淡定了,说话的口气,也好像是在跟朋友交谈一样,淡然的很,一点情意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卫眠想着她的这种变化,便试探地问道:“你最近好像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我自作多情的话,以前你好像喜欢我,但现在,你好像不喜欢了,还有,给你的钱,你以前没用过,现在也用了。”卫眠直接道。

    安然笑道:“以前是我脑子糊涂,不自量力想获取自己根本得不到的东西,现在我想通了,自然就放下了,既然放下了,你我之间是包养关系,那那钱,就是我的钱了,既然是我自己的钱,我当然能用了。”

    对卫眠这个人,安然并不觉得他有做错什么,虽说是替身,但人家在包养前就讲清楚了,是沈安然自己非要喜欢上人家,最后要死要活的,也怪不了对方,所以安然虽然不会像原身那样喜欢对方,但也不会敌视他,反正当朋友处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感情这种事,还能说放下就放下?要真能放下,他也不会在宋晴雨嫁人后,还想她,看来自己倒是低估了这个女人,看样子这女人还是传说中能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呢——也就是人们常说的,天生凉薄的人。

    安然不知道自己被卫眠打上了“薄情”标签,这会儿看卫眠将车停在中餐厅门口,不由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怎么挑食,不过她更爱吃中餐,不爱吃西餐。

    其实她更喜欢吃火锅和撸串,不过估计这卫总是不会带她吃什么火锅,撸什么串了,以后还是等跟卫眠分开后,自己撸去吧。

    卫眠一进去,就点了些自己常吃的,然后又将菜单递给了安然,让安然点些她爱吃的。

    以前原身想跟卫眠谈感情,不想花他的钱,怕花了卫眠的钱伤感情,所以矫情,从来不点,都是卫眠吃什么她就吃什么。

    但安然又没想跟卫眠谈感情,两人是包养关系,不吃白不吃,所以既然卫眠让她点,她就点,爱吃什么就点什么。

    也万幸之前原身从没点过,所以卫眠并不清楚原身喜欢吃什么东西,所以安然这会儿也不用怕暴露。

    当然了,就算卫眠会怀疑,她也能拿自己想通了,所以行事自然跟以前不同搪塞。

    卫眠这会儿看安然以前矜持地不点菜,这会儿却接过菜单就点,果然没怀疑,只当安然是真的想通了。

    暗道这样也好,跟这样无欲无求的呆在一起,心情放松舒服多了,沈安然先前那样,一副疯狂痴恋的样子,太吓人了,都搞的他越来越不想跟她多呆了,毕竟他包养个替身是为了愉悦心情的,可不是想给自己找罪受的。

    心情一好,卫眠也就变大方了,当下道:“我已吩咐助理往你卡里打了点钱,你拿去买点衣服首饰。”

    哟,这敢情好,安然一听,忙眉开眼笑地跟卫眠道谢,道:“谢谢了财神爷。”

    有了更多的钱,她就能多买点原身记忆里的那支股票,将来赚更多的钱了,看来三年后,坐拥亿万身家不是梦啊,到时就算没了原身的记忆,不知道赚钱方法了,光靠这些钱,存在银行吃利息也够她过的很滋润了,这样一想,让安然能不眉开眼笑吗?

    卫眠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总觉得沈安然放下痴念后,整个人都变得光芒四射了起来,显的特别的容光焕发,像个小太阳一样,不像以前那样,因对方喜欢他,时时刻刻摆出那样一副情意绵绵的样子,让他有一种压迫感,让人不想跟她呆着。

    两人回去自是一阵颠鸾倒凤。

    但跟以往也不一样的是,以前沈安然总会模仿宋晴雨的样子——沈安然没见过宋晴雨,宋晴雨什么样子,也是沈安然问他,他说的——怕不像宋晴雨,自己不喜欢她,但现在,沈安然再也不模仿宋晴雨了,而是自己什么样就是什么样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还享受起来了。

    以前,都是他怎么做,沈安然只有应承的份,现在好了,沈安然不做单纯的承受方,有时他动作让她不舒服了,就会吩咐他怎么做,她舒服些。

    今晚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才抬了沈安然的腿动作了几下,那沈安然就嚷开了:“这样躺久了腰好酸腿好累哦,要不我趴着,要不骑乘,我也好舒服些。”

    卫眠听了她的要求,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好气哦,到底是他包养她,还是她包养他啊,要求怎么这么多。

    最后卫眠还是听了安然的话,趴着和骑乘各来了一遍,毕竟换换姿势性趣还更好些呢,说起来以前沈安然老老实实地应承着,随他动作,像个死鱼似的,其实挺无趣的,现在安然让他这样那样,虽然很气她没搞清身份,要求多多,但不可否认的是,他觉得跟沈安然之间的床事,比以前有趣多了——这也是他破例,在不是周末的日子,也找了沈安然的原因,只因最近有些食髓知味。

    运动有助于睡眠。

    一场很舒服的运动过后,安然晚上睡的很香,一夜无梦到天亮,不像原身由于心事太多,晚上经常失眠。

    卫眠这时也还没走,安然便与他一起吃了点早饭,然后由卫眠送她去公司。

    以前卫眠从来没送过原身去公司。

    一开始沈安然刚跟着卫眠的时候,因为还不熟悉,沈安然不敢惹卫眠不高兴,自然不敢提这个要求,后来沈安然越来越喜欢卫眠,也曾起过奢望,想让卫眠送她上班,感觉那样就像是男朋友送自己上班一样,不过那会儿卫眠对得陇望蜀的沈安然越来越厌烦,自是不愿意送她,所以竟是从没送过沈安然上班。

    换到安然这儿,安然可不管那些,每次从卫眠这儿走的时候,无论是上班还是回家,都问他能不能送她,能送自然好,不能送她再自己打车回去。

    一开始卫眠自然也没答应过她,但因最近安然变了,于是这回安然再提的时候,卫眠就送她了。

    等到公司门口的时候,凑巧被张姐和几个同事看到了。chapter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