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包网文 > 鲜网辣文 > 青春演绎法 > 正文 第十五章:最后一球进了没有?

正文 第十五章:最后一球进了没有?

 热门推荐:
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.hnksl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hnksl.com

    n.62

    晚自习的时候,我突发急性腹痛,班长徐昊和体育委员周延飞临危受命,负责送我回家。

    “醒醒,大兄弟,校门连影儿都望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徐昊突然松开他的手,要不是我身形矫健,这会儿肯定是用脸着陆。

    “这是演员的自我修养,”我拍掉手里的灰,“要感恩好吗?不是我,你们还在上晚自习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你,我俩才失去宝贵的学习时间,心痛已经不足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!”

    对于飞哥这种死活不要脸的脾性我已习以为常,于是没好气儿的对他说:“刚才是谁听说可以出来玩,不问青红皂白背起我就一顿跑,停都停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那不是出于战友情谊嘛。”他也有脸面挂不住的时候,急忙岔开话题,“我们这会儿该去哪呢?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我本来只是想散散心,最需要刘姝薇这样善解人意的女生,让我可以把这几天的心路历程好好倾诉。

    而现在,眼前却是两个粗糙的大男孩儿,对他们说这些事儿,完全是对牛弹琴。

    我们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荡,两边的路人都离我们远远的,唯恐我们是哪个正被通缉的抢劫团伙。

    街道上车灯闪烁,让暮气又加重几分。

    我们这个老气横秋的中原城市,遍地都是历史,也仅存历史,曾经千年的辉煌不足以掩饰现今的衰落。

    天是灰色的,水是黄色的,古城不单是名词,也是动词,在全国城建风风火火的背景下走的步履蹒跚。丰满少女历经沧桑变成枯槁老妪,风沙里裹挟着无处诉说的落寞,迎面吹来,尽是悲凉。

    在古代,它应该是金色的吧。物华天宝,巍巍盛唐。有诗曰:九天阊阖开宫殿,万国衣冠拜冕旒。红砖绿瓦,楼阁飞檐,画卷上流光溢彩,却只存在于诗书里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姚明以后能不能在nba站稳脚?”

    飞哥椅住我,假装他正在背身拿球。

    我脚下迈开箭步,用手顶住他的背。徐昊走过来指着周延飞:“你看奥尼尔的膀子。”

    又指着我:“再看姚明的膀子,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好嘛,球还没打就早被撞飞了。”

    我不服,手上用劲儿又忽地放松,飞哥随即向后一个趔趄,撞到我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看见没,”我对徐昊示意:“身体不足,技术弥补。”

    徐昊伸出一只手,态势戳戳逼人:“那咱俩打个赌,看姚明能不能在nba打满三年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:“赌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赌一顿麦当劳!”

    我紧紧地握住他伸来的手,毫不犹豫的说:“成交。”

    飞哥忽然提议:“既然这样,街心公园那里有夜场篮球,我们不如去看看?”

    握住的手还没来得及松开,我和徐昊便不约而同的说:“好主意!”

    n.63

    等我们到达街心公园的时候,零星还有几人在打。若是周末,必定是里三层外三层,想看人不太现实,只能看球在天上飞来飞去。

    这里只有一块水泥球场,堪称市政奇迹。历经多年雨雪风霜的侵袭,篮板褪成灰白色,篮网也早已不见,徒留一个生锈的铁圈。白天着实平平无奇,晚上却让很多篮球爱好者趋之若鹜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球场的四个角各立一盏高压钠探照灯,每当夜幕来临,灯光聚焦到一处,球场变成舞台,你上场便是主角。

    无规矩不成方圆。这里默认七球制半场三对三,赢的继续输的下场。

    我们刚到球场边,就听场内有人大喊当心,声音刚传至耳边,凌空就飞来一个篮球砸向徐昊,飞哥赶在徐昊前将球拦下,篮球弹了几弹,落到发声那人脚边,他顺势弯腰将球捡起,抬头的时候我没多想便认出那张脸。

    不会错,就是姜峰!

    不是冤家不聚头,有时候世界小起来,让你咋舌。

    飞哥主动上前打招呼,走之前对我和徐昊说:“你俩别动,这时候需要帅的人才能镇住场。”

    飞哥边说边比划,姜峰顺着他的手望向我和徐昊,神情跟前两天在班门口时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片刻,飞哥捎话儿回来:“姜峰说现在人少,问我们愿不愿意跟他们切磋切磋。”

    就是眼前这个家伙害得我这几天食不甘味、夜不能寐,现在有这个让我手刃仇敌的机会,还问我愿不愿意?那当然是非常愿意!

    说练就练,简单热身后直接拿球上场。

    这是我第一次在这个场地打球,头上的灯光照下来,竟有些热。

    飞哥和一个胖子站在三秒区里,还没开打已互相推搡。那胖子越看越眼熟,只是死活想不起来在哪见过。姜峰比我高半头却主动和我对位,有点意外但更多的是满足,手刃就是要亲手斩敌将于马下,否则哪来的快感。

    先礼后兵,我们让他们先开球。

    姜峰手里持球,站在中圈和我对视,我也坚持没眨眼,球还没打怎能先输气势。

    少顷,他说:“我知道你。”

    我付诸一笑:“我也知道你。”

    比赛开始。

    姜峰打的确实不错,运球跑位,得分助攻都像模像样,只是和队友的配合不甚默契,总感觉差了那么点儿意思。

    打到一半,猛地想起眼前这个胖子就是军训时顺拐的那个,他当时的样子瞬间在脑海中浮现,我立时仍俊不禁,手里的球险些被断。

    他们伙儿个人能力强,我和徐昊在一起打球多年,也绝不是吃素的。比分交替上升咬的很紧。

    6:6的时候,姜峰罚球线旁中投不进,我们拿到球权。

    徐昊在三分线外运球,高举左手,我试着摆脱姜峰,从徐昊身后绕过,沿罚球线左侧跑向篮下,周延飞见势从三秒区跑出来给他做了个挡拆,徐昊随即运球突破到罚球线右侧,此时我已接近篮下,他击地传球,我拿稳皮球便起跳投篮,同一时间姜峰也跳起扑了上来,千钧一发时刻,灯灭了。

    十点准时关灯。

    一只手不偏不倚的招呼到我脸上。我没看清这球到底进没进,却望见许多星星,是眼冒金星的星。
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