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包网文 > 鲜网辣文 > 靓女截殉录 > 正文 第285节万氏帮止戈兴仁 去邪归正是冯后

正文 第285节万氏帮止戈兴仁 去邪归正是冯后

 热门推荐:
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.hnksl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hnksl.com

    第285节万氏帮止戈兴仁去邪归正是冯后

    “请大伯、杨荣大人用茶。”小玉端来两杯茶水,放到二人茶桌上笑说,又回到孙贵妃坐着的椅边。

    “谢贵妃!”二杨说。

    “大伯!匪放了我哥?”小玉看眼孙贵妃憋不住地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!二位重臣,小玉问的话,本宫也想问。”孙贵妃听小玉话,也关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匪算有人性,已放了你哥。”杨士奇一脸轻松笑说。

    “万氏帮,止戈兴仁!杨荣笑地说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成语解释止停止。仁仁政。停止敌对,施行仁政。出处《三国志?吴志?孙皓传》孙贵妃想着成语问。

    “是!杨稷已在首辅官邸。”杨荣说。

    “在官邸?”万事帮匪说在江西?孙贵妃一想问。

    “士奇首辅,给贵妃说?”杨荣看眼孙贵妃,冲杨士奇笑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说吧。”杨士奇冲杨荣说。

    “据杨稷说,万氏帮匪很有人性,劫持他后,没打没骂。从江西老家,他们坐马篷车,一路上好吃好喝的,到了京城的西郊。匪和杨稷,没在荒野,一路住的是客栈。杨稷被劫后,万氏帮匪说明理由,为救出被押在大牢的所谓截殉帮人,让他好好配合。在押人是截殉帮人,杨稷一听也很配合。杨稷对人殉制,也有反感,愿协助万氏帮,救出在押人。杨稷几天来没受委屈。杨稷到京城见首府,与首辅说,让放在押人!”杨荣看眼孙贵妃说。

    “西郊?”肖四说万年吼说派人去江西,匪竟劫持杨稷到京西郊,万年吼当匪,也不说真话。孙贵妃听情况有异,就吃惊地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二杨一起说。

    “匪惧怕我伯,才不敢虐待我哥!”小玉看眼孙贵妃,又看向杨士奇插话说。

    “小玉话差异。伯的权威,管不着万氏帮匪。皇朝与土匪,是敌对势力,皇朝抓到匪,绝对斩首示众,没回旋余地。所以,万氏帮匪人道,与伯权威无任何关联。你哥杨稷说,土匪走人道。臣想着认为,匪惧皇朝律法。对皇朝人殉祖制,万氏帮匪有不满情绪,但无可奈何,不敢滥杀无辜。匪人性所在,也许在于此。贵妃是吧?”杨士奇看眼杨荣、小玉,冲孙贵妃郑重地说着问。

    “匪的行为,首辅分析得有理。杨荣舅,怎看此事?”孙贵妃不明白杨士奇来意,冲杨荣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江西、福建、广东、湖南四省兵力,在那一片城乡,搜捕万氏帮匪下落。土匪竟在京西安然入睡,给太后气得,不知怎好。皇朝为搜捕万氏帮匪,下很大力量,不是冲首辅,不会有此的力度。”杨荣没回问话,且也看眼孙贵妃,有恭维杨士奇口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杨弟言重了,皇朝是为剿匪,与我无关系。时间僵持近仨月,皇朝不放在押人。我曾与皇帝说,但没奏效。我意是说,皇朝为剿灭剿截殉帮和万氏帮匪,与劫我儿没关系!”杨士奇的脸,有一种无法掩饰的怨情,焦眉皱眼不知怨谁地看眼孙贵妃说。

    “首辅此话差异。皇朝为剿截殉帮,没动过如此的众兵,只因涉及杨首辅。皇帝与本宫,是如此说的。”杨士奇对皇朝不及时救他儿杨稷,肯定有不满的怨情,

    皇帝与孙贵妃没说过派兵话。孙贵妃要站在皇朝的角度,于是看眼杨荣,故意笑说。

    “皇帝说的?”杨士奇笑问。

    “太后、皇帝,让我派兵,是如此说的。我想给你解释,你心情不爽,贵妃说的没错。”杨荣笑说。

    “首辅与皇帝说,皇帝没表态,皇帝是孝子,你们都很清楚。皇帝不愿太后生气,要与太后协商。洪武、永乐、洪熙,太后历经三朝,有些的经验,理应辅佐皇帝。皇朝只有如此,才不至于,因帝经验缺失啥的,而走向歧路。皇朝一些重大事,既需内阁辅佐,更需太后掌舵!”皇帝继承先帝遗志,让杨士奇继续当首辅,孙贵妃怕杨士奇因此事有啥想法,环视下客厅,就进一步地解释。

    “贵妃说的是。臣没怪皇帝无啥的回音。老臣愚钝了,刚想过来此事,杨荣弟派重兵,是皇帝的回音。皇朝重大事,理应请示太后,老臣及臣们,都无异议。”杨士奇看眼杨荣,冲孙贵妃笑说。

    “皇朝已撤监控人?”孙贵妃心里很是担心在押人,但脸却表现出了随意,故意笑地问。

    “撤了!”杨士奇笑说着,看眼杨荣,杨荣没言语。

    “事终于结束!”孙贵妃环视下平静脸的二臣地说。

    “祁镇已立太子,贵妃要多加呵护,更得多费心思了。”杨荣是故意打岔,冲孙贵妃笑说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杨士奇也附和。

    “我儿立为太子,是众星捧月,刚几月的孩,也难当此任。”孙贵妃笑说。

    “《公羊传?隐公元年》‘桓何以贵?母贵也。母贵则子何以贵?子以母贵,母以子贵。’”杨士奇没接孙贵妃话茬,而环视下客厅,也看眼孙贵妃,对杨荣笑说。

    “母以子贵,原指庶子女继位,其母的地位,因之而提高。后泛指母亲,因儿女有出息等因素,而受到人们的尊重、拥戴。中国古代王位,继承法规定皇帝有嫡子,则立嫡不立长。母亲是否是皇后,看儿能否做太子。皇帝无嫡子,则立长不立贤,庶子立为太子后,母多半立为皇后。儿子地位提高,使母亲地位提高。诸侯世袭爵位,基本依此原则。”杨荣解释杨士奇话,想着古代帝王王位继承法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说啥,本宫有点糊涂!”皇帝昨晚的话,孙贵妃听着,装作莫名其妙笑说。

    “子以母贵,是指母亲有本事,自己的儿子,会受人尊重……”杨荣看眼杨士奇,想着说起母亲有本事的典故冯太后(441-490),长乐郡信都(今冀州市冀州镇岳良村)人,北燕国君冯弘的孙女,杰出的女改革家。其祖父冯弘兵败逃往高丽后,其父冯朗和其叔冯邈(iao)降魏。冯朗在北魏官至秦、雍(今陕西境内)二州刺史,受封西郡公,后获罪被杀,冯氏被送进宫里,靠姑母(北魏国君拓跋焘的左昭仪)抚养。她自幼聪明好学,在姑母的教育下,不仅精通文字,且见识日广。公元452年,文成帝拓跋汝登基,11岁的冯氏被选为贵人,公元456年被封为皇后。公元465年,26岁的文成帝去世,献文帝拓跋弘(李夫人生)即位,冯氏被尊为皇太后。当时献文帝才12岁,是不懂事的孩,丞相乙浑专权,阴谋倾覆帝室。冯太后和汉族大臣密定大计

    ,突然捕杀了乙浑,然后临朝听政。公元467年,太子拓跋宏出生,冯太后停止临朝听政,转而抚养皇孙,由14岁的献文帝亲政。公元471年,18岁的献文帝拓跋弘,将皇位禅让于4岁的太子拓跋宏(孝文帝),冯氏遂受封为太皇太后。拓跋弘成为太上皇,但仍参与朝政。公元476年,太上皇拓跋弘暴病而死,史载“显祖(即献文帝拓跋弘)暴崩,时言太后所为也”。冯氏开始第二次临朝听政,直到公元490年病死为止。冯太后再度临朝后,在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思想、风俗习惯等方面,进行了面彻底地改革如提倡汉化,修孔子庙,提倡儒家思想,建立学校,大兴教育,严禁鲜卑族同姓结婚;革除鲜卑族信奉巫术的风习;实行均田制,把因战争荒芜了的土地分给有力耕耘的丁壮,收缴租税以利国家;建立户籍制与俸禄制等。经冯太后所主持的一系列改革,北魏王朝摆脱混乱局面,抑制了豪强的掠夺行为,使国家日趋安定。北魏逐渐由鲜卑族落后的生产方式,向汉族先进的封建生产方式过渡,为孝文帝亲政后更大规模地推行汉化政策,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冯太后严于执法,两个亲王因贪赃枉法受到检举,许多王公大臣为之说情。冯太后依据朝规,将这两名亲王削去封爵,终身监禁。冯太后生活朴素,穿的衣服都是素色绸帛,吃饭用的桌子,仅一尺见方。她饭菜数量少得多,比其他皇帝和皇后。她生前还写下遗嘱,规定坟墓长三十步,葬室长宽一丈,用普通棺椁,不用殉葬器物。太和十四年(公元490年)冯太后去世了,年仅才49岁,史书称赞谥“文明太皇太后”。冯太后对推动北魏,封建化和汉化做出了卓越贡,所采取的一系列改革措施,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。

    “去邪归正,是(冯太后)!杨荣说完此典故,和杨士奇就一起,与孙贵妃告辞走了。

    “在那年代简朴不说,无人殉!”与孙贵妃没分析典故中人物,诸淑净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是啊!成语解释指去掉邪恶,归于正道。典故《三国志?蜀志?后主传》。一千多年前的人,冯死后无物陪葬,主要是无人陪葬,真了不得。眼前的元代、明代,还视人殉,为祖制!”杨荣意在暗示孙贵妃啥?孙贵妃不大明白,二臣真正来意,冯太后是和夏原吉大学士讲的褚蒜子,皆是女人中豪杰,孙贵妃听想着说。

    “我大伯给我讲过,杨荣说的孝文帝给冯太后祝寿轶事典故。”小玉笑说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孙贵妃问。

    “贵妃想听?”小玉笑问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!”孙贵妃听过典故,想听小玉说地说。

    孝文帝给冯太后祝寿冯太后在孝文帝身上倾注大量的心血,也赢得了孝文帝对她的格外孝敬。有一次,冯太后带孝文帝和群臣百官、蕃国使者、诸方渠帅行幸方山,在灵泉池大摆酒筵,冯太后令众人各自表演当地舞乐以助酒兴。孝文帝在酒筵前翩翩起舞,群臣见状也纷纷起身,举杯为冯太后上寿。冯太后见状,心中大乐,情不自禁地随着节拍作歌,孝文帝亦随之放开歌喉相和,并向冯太后再拜上寿。一时间酒筵之上,歌舞四起,与太后和歌高唱者达九十余人,一派祥和、欢快的气氛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