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包网文 > 鲜网辣文 > 磐道 > 正文 第四章 身不由己

正文 第四章 身不由己

 热门推荐:
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.hnksl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hnksl.com

    李道源背靠在冰冷的墙壁上,身体一动不动,眼神空洞的望着庙内满地的碎石,整整半个时辰,他胸口那个红色的脚印,经过这么短的时间,不但已经消除浮肿,而且一丝一丝鲜红的淤血,正在缓缓变淡。

    李铭愁眉苦脸的站在一旁,自从李道源被他用清水浇醒之后,就一直保持的这种失魂落魄的模样。

    半响,李道源幽幽的说道:“都怪我太天真了,认为他们多少会看在,父亲当初救命之恩的份上,不会对我这般过分。”

    李铭叹了一口气,关心的说道:“这里已经被毁坏成这个样子,我看你还是和我一起,回青石城居住吧。”

    李道源一边从地上站起身来,一边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目前只好去麻烦李伯父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父亲那里,别的本事没有学到,经过这么多年的打坐吐纳,尽管力气没有增长半分,但是身体的恢复能力,却好的出奇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担心我,先回去向李伯父告知一声,我随后便到。”

    李道源指了指自己的胸前,让李铭不用过多担优。

    李铭没有多想,高兴的同意后,便走去小庙。

    李道源站在庙门口,目送李铭的背影,消失在庙外的密林中,这才回头扫视一眼,这座自己生活多年的小庙,像是拿定某种主意一般,面露决然之色,大步走进庙后的柴房内。

    “我得不到的东西,你们也休想得到。”

    李道源从柴房中抱起一堆柴火,堆放在庙内东面的角落,再次走进柴房。

    半刻钟后,不大的庙堂四壁,就堆满了干燥易燃的木料。

    李道源抬手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然后在高台旁边的地面上,撬起一块正方形的地砖。

    青石凿成的砖块下方,放着一根金光闪闪,拇指长短的金条,还有七八两雪白的散银,在这些钱财下面,还压的一页黄色纸张,写面黑色小字的地契。

    李道源拿起所有东西塞进怀里,随后从腰间,掏出一根圆形的火折子,送到嘴边用力吹了一口气,一点火星便从顶端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,从整个庙宇内,冒出滚滚呛人的浓烟,一团被烟雾包裹的红色火光,散发的高温,疯狂的燃烧庙内可燃的一切。

    此时,李道源站在小庙前,不远的青石板上,静静望着熊熊燃烧的小庙。

    李道源从小就没有见过亲生母亲,因为他的出生,导致母亲难产而死,所以从他记事时起,便和从来不苟言笑的父亲,一起生活在这座僻静的小庙内,过着隠世清修的生活,至于在这个世界上,他还有没有其他的亲人,父亲从来没有对他提起过。

    在五岁之后,父亲死于叛军刀下,更是只有他一个人,独自生活在这片山谷中。

    对于这座山谷,和山谷中的小庙,李道源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情感,他不但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,而且整个童年的记忆,不管美好和悲伤,都和这里有不可分割的关系。

    眼看着被大火吞没的庙宇,李道源突然觉着心里空荡荡着,一种无法明言的难受,蔓延到全身,两行眼泪无声无息的划过脸颊,滴落在脚下的青石板上四溅而散。

    对于逝去的记忆,李道源决定不再留恋,他毅然转身向山谷外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弯弯曲曲的马路上,一个人影都没有,温暖的太阳,高高的悬挂在头顶,不时从四周吹来的一缕缕凉风,让这个生机盎然的春季,平添了点醉人的芬芳。

    李道源站在马路中央,望着远方依稀可见的巨大黑影,再次踏上了,一脚便可掀起一圈灰尘的道路。

    “李铭的脚步,怎么这么快,这一会功夫,就跑的没有人影。”

    李道源在心中寻思道。

    等他绕过一座小山坡,距离远方的青石城,又近了一些的时候,一匹黑色的骏马,扬起几百米的尘土,飞快着向自己这边奔驰而来。

    马背上骑着一名,身材异常高大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“滚开。”

    男子扬起手中的马鞭,向空中一甩,“啪”的一声,发出震动空气的巨响。

    李道源就地一个驴打滚,堪堪躲过奔驰而过的骏马。

    转眼间,骑马男子便冲去出老远。

    李道源望着扬尘而去的男子,摇了摇头,拍了拍道袍上的灰尘,刚准备继续向青石城出发,就听身后传来一声“驭”,那人突然调转马头,又向着自己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李道源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直截了当的问道,

    不等李道源回答,中年男子已经用目光,把李道源浑身上下打量个遍,并接的问道:“你认识古篆文吗?”

    随即伸手从怀内,摸出那本黑色的古籍,指了指上面的三个金色大字。

    “引气诀!”

    李道源脱口而出,同时心中惊讶道:“这不就是父亲当年,逼迫自己学习的文字吗,为了这些复杂的篆文,幼年时的自己,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苦,对方手中怎么会有用古篆文书写成的书籍?”

    “很好!

    中年男子闻言,哈哈大笑的说道,话音刚落,便一甩手中的长鞭。

    “呼”的一声,不等李道源反应过来,一条黑色的鞭影,就已经在腰间缠绕一圈,等到中年男子向后一拉,李道源便身不由主的飞向马背。

    “给我老实点,不要想耍什么小花样,只要乖乖听话,我保证你荣华富贵,享之不尽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,半是威胁半是诱惑的说道,然后双脚一夹马腹,策马奔向了青石城。

    李道源虽然老实的坐在马背上,没有主动开口寻问缘由,表现的非常沉着,但是从他不时望向四周的眼神中,还是流露出惶恐不安的神情。

    骏马奔跑的速度,比徒步行走快了很多,不到半刻钟,青石城高大的城门,便出现在李道源的眼前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李道源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,突然向正在排队,准备进入青石城的人们,大声呼喊道:“救命……”
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