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包网文 > 鲜网辣文 > 磐道 > 正文 第七十三章 金骨纹

正文 第七十三章 金骨纹

 热门推荐:
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.hnksl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hnksl.com

    木思明等到手中的剑光成形,便双掌一翻,同时朝向下方的李道源,双手间的青色剑光一个闪动,剑尖就冲着下方,激发而去。

    一旁身穿铠甲的黑风,从鬼脸面具内,喷出一团碧绿色的火球,后发先至的赶上青色剑光,并提前一步,射中下方的李道源。

    顿时,绿色火球便燃烧在李道源的体外,随后渐渐向着他伸魂窍内渗透而去,皮肤上面的灼热感,也在缓缓消退,但神魂光球上面的五官却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来临的青色剑光,准去无误的斩在李道源身上,不过却被一层从,对方体表升起的红色光罩,给直接反弹而开。

    站在飞剑上的木思明,轻咦了一声,惊讶着扭头望向一旁的黑风,看是不是对方在捣鬼。

    只见黑风双手没有移动分毫,鬼脸面具上的两颗绿色眼珠,正紧盯的下方满地打滚的李道源,好像此时对方还会从手中溜走一般。

    木思明看不是黑风在使小动作,便把目光移向李道源,就见对方的腰间,一尊红色的偏平香炉,突然红光大盛,散发出来的光芒,就连几十里外正在赶过来的木家修士,都觉眼前一亮,几个呼吸间都看不见丝毫东西。

    红光只是闪耀了几下,便包裹着李道源飞向东方,几个闪动就消失在,木思明和黑风的魂念感应范围内,以这种速度除非是,还丹境界的修士亲临才能够追着上。

    “血器?”

    木思明惊讶万分的说道,在四周木家修士赶到时,他脸色第一次显出凝重之色,声音响亮的吩咐道:“调集所有的人手,向东方展开搜索。”

    当木思明对周围的木家弟子,安排完任务时,黑风不知道在什么时候,已经无声无息的融入到夜色当中,估计也是看中李道源腰间的血器,想要提前占为己有。

    木思明冷笑一声,伸手从腰间的储物袋内,掏出一张传音符,放在嘴边低声的说了几句,便抬手抛向木家的方向,然后催动脚下的飞剑,向着东方飞去。

    只要是在滨州的境内,李道源就不要奢望,能跳过木家的追杀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铺下天罗地网,就等你触动网线了,这次肯定我使出全力。”

    木思明在心中想到,之前就是因为他的轻敌,才会让李道源成功逃脱,这件事情流传出去,他和黑风的面子都不会太好看。

    在两名玉液境界的修士手下,竟然溜走了一名玄窍境界修士,况且木家还出动上百名弟子,如果这次真被李道源给逃走,那么木家在滨州修仙界中的威望,肯定会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木家的修士还在继续搜索,只是三天后,他们找遍了整个滨州东面,李道源的背影都没有一人见到,再往东方前进,就是断月山脉的支脉苍莽山脉,其中生活着大量妖兽,就连滨州势力排名第一的白家,主导修建的锡兰城,也只是修建在苍莽山脉的最外围。

    单凭木家几百号修士,进入苍莽山脉估计有去无回,所以木家在找寻三天后,便召回所有的人手,只是把对李道源的悬赏,提升至十万颗灵石。

    或许是这笔灵石起到了作用,一时间有大量修士,结伴进入苍莽山脉,就连锡兰城内的任务榜上,都贴有李道源的通缉令。

    李道源的神魂,在被绿色的火焰燃烧后,便陷于了昏迷当中,之后红色香炉上面的光芒,包裹着他飞快逃走,这些记忆他都没有。

    李道源只记得,清醒之后所发生的事情,他躺在一条小河当中,河水刚好漫过双耳,使他脑海中只有水流声响,神魂窍内的神魂奄奄一息,一丝魂念都放不出体外,不过之前的绿色火焰,倒是已经熄灭。

    但在李道源的体表,现在正熊熊燃烧的一层血红色火焰,腰间的红色香炉,上面被涂过一层红漆,再其他修士看来,只是一件平常的血器。

    只有李道源才知道这是一件异宝,不过具体的功能,他到如今还没有搞清楚,就好像现在自身燃烧的火焰,他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这些红色的火焰,好像一丝温度都没有,使它们燃烧的动力,居然就是李道源自身,本来就不多的血液。

    唯一给李道源带来的好处,就是随着红色火焰的燃烧,他体内那断掉的几根肋骨,正在渐渐的修复,而且在新长成的骨骼上面,还有一丝丝金色的纹路。

    代价便是让李道源躺在河水中,浑身没有一点力气,并且他体内的灵气全都消失不见,原本的境界还在,但是需要时间来进行恢复罢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红色的火焰,李道源无从得知,在什么时候会停止燃烧,但他血窍内的精血,已经所剩不多,而且他体内流通的鲜血,也在缓慢减少,心脏跳动的速度正在放缓。

    “或许要不了多久,我就会因为体内,血液燃烧殆尽而亡吧。”

    李道源睁开疲惫的眼帘,呆呆着望向树叶间隙外的蓝天,思绪一直从出生回忆到现在。

    一头黑色的熊罴,突然闯入李道源的视线中,一滴滴腥臭的唾液,从对方满是獠牙的口中,滴落在他的脸颊上,一双红色的眼珠,刚好和他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“低级妖兽!”

    李道源心中冰凉一片。

    这头黑色的熊罴低头嗅了嗅,李道源身上的味道,便张开大口向着下方咬去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声响。

    断裂的并不是李道源的头骨,而是熊罴的兽牙,而且红色的火焰,还顺着兽牙燃烧向熊罴肥大的妖身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,这头黑色的熊罴,就倒在李道源的身旁,体积在红色火焰的燃烧下,飞快的瘦弱下来。

    一大股新鲜的火焰,从新流回到李道源的体内,那几根断裂的肋骨,在这道火焰的凝练下,竟然飞快的愈合,一圈圈淡金色的纹路,也同时蔓延向整个骨架。

    李道源双眼一睁,推开倒在一旁的熊罴,从河水中坐起身来,浑身上下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,他体表的红色火焰,竟然在此时钻入,腰间悬挂的香炉内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