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包网文 > 鲜网辣文 > 磐道 >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邀请

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邀请

 热门推荐:
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.hnksl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hnksl.com

    良久,这本厚达千页的天地宝鉴,就被李道源从头到尾细看了一遍,以他过目不忘的神通,书中的内容自然牢记在了心中。

    如果以后有缘,遇上天地宝鉴内记载的宝物,李道源也不会两眼一抹黑,不名其来历和作用。

    李道源合上手中的天地宝鉴,放回到了书架内,就在他观看这本书籍时,白重逸和米魁两人,都已经挑选好了法术,先一步离开了藏经塔。

    此时,李道源身份令牌中的贡献点,只剩下了一千多,再在这里待下去,也没有任何意义,他环顾了一下四周,便也动身走下了藏经塔。

    但当李道源来到藏经塔外,却看见米魁独自一人,站在广场上面并未离开。

    “李师兄,你总算从藏经塔内出来了,要是再晚上一时半刻,我都要上去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米魁看见李道源的身影,顿时眉开眼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”

    李道源轻咦了一声,好奇的问道:“米师弟,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家师吩咐在下,今天点燃本命魂灯之后,务必邀请李师兄到登瀛山做,”米魁尴尬的笑了笑,然后开口解释道:“这都怪我听见两位师兄,准备来藏经塔,正好我也要兑换一些法术,所以才自作主张先到了这里,现在时间不早了,还请李师兄跟我一起去登瀛山,不要让家师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李道源很纳闷,为什么八竿子打不着的登瀛峰峰主,会邀请他去做,但他还是表面平静的说道:“既然是前辈的吩咐,晚辈自然没有回绝的理由,米师弟还在等什么,赶紧带路吧。”

    米魁闻言后,表情如负释重的放松下来,同时一挥衣袖,再次抛出云英陀螺,滴溜溜的在脚下一阵旋转,喷射出一股五色浓雾。

    李道源抬脚便站在了,五色云朵的上方,下一刻,五色彩云就载着他们,缓缓爬升到了高空,向着登瀛峰的方向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迎面吹拂过来的狂风,带动李道源的红袍猎猎作响,他随手在身前打了一个响指,一层黑色的灵气光罩,便闪现在了他和米魁的身前。

    李道源此时才扭头,望向身旁的米魁,语气平常的问道:“米师弟,你可知道,古前辈为什么邀请在下,去登瀛峰做?”

    “这个小弟还真不清楚,今天早上出门之前,才收到师傅的传音符箓,”米魁大概是看出了,李道源的担忧,又轻笑的说道:“家师为人和蔼,平易近人,师兄见到他老人家,自然就知道缘由了。”

    李道源站在五色祥云上,点了点头不再开口多问什么,安心的欣赏起四周的风景。

    只见,前方崇山峻岭绵延不绝,山势如同波浪一层还比一层高,险拔的山脊上面,还修建有大量恢弘的宫殿,一些身穿灰袍的杂役弟子,正在群山之间来回穿梭,忙碌个不停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米魁催动的五色祥云,缓缓降落在了一处悬崖峭壁上方。

    一颗苍劲的迎松,扎根在峭壁上的褐色岩石中,迎松宛如华盖的树冠下,还摆放着一张石桌和几只石凳。

    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,双手握着一根竹棍,正端坐在石桌后,用一对灰白色的眼珠子,望向前来的李道源和米魁两人。

    在老者的身后,还站立的一具人形木偶,黝黑的木偶简单至极,好像就是用几块木头,随意的拼接而成,面部也是空白一片,身上只套了一件白大褂。

    米魁一见到老者,赶紧走下五色彩云,躬身参拜道:“师傅,按照您的吩咐,我把李师兄给请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道源同样躬身一礼,气的说道:“晚辈,李道源,拜见登瀛峰峰主。”

    “都起身吧,”白发老者随意的挥了挥手,然后和蔼的笑道:“李师侄,现在肯定很纳闷,我吩咐米魁请你前来的原因,但还请稍安勿躁,先坐下品尝几杯符水酒,之后我们再谈正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晚辈就逾越了。”

    李道源再次躬身一礼,便走到石桌前方,坐在了一只石凳上。

    米魁则无需他人招呼,收起云英陀螺后,就恭敬的站在了老者身后。

    白发老者拿起手中的竹棍,轻轻的一点地面,就见一枚白色符文,从竹节当中飞出,在半空中盘旋了一圈后,便飞射进了那一具,毫无灵气波动的木偶身体内。

    随即,这具木偶竟神奇的拥有了气穴境的修为,并仿佛活过来了一般,抬起双脚走到石桌的前方,从衣袖中掏出一只黑色的酒杯,放在了李道源的身前。

    李道源不禁多看了几眼,白发老者手中的竹棍,以他的见识一眼就看出了这根竹棍,居然也是一件罕见的符器,至于老者找他前来的目的,他心中也有了几分猜测。

    就在李道源暗自猜想时,一道火光突然闪现在他的眼前,只见一张黄色的符箓,在半空中化为点点灵光,随后掉落在了他身前,空荡荡的酒杯中。

    石桌上面的酒杯,顿时浮现出一圈圈灵光,一股清澈的酒水,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从酒杯中飞快的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白发老者伸手指向,盛满酒水的酒杯,微笑的说道:“符水酒不同一般的灵酒,是经符箓转化而来,名气在磐阳宗内足以排进前五,李师侄尝尝味道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李道源先冲老者道了一谢,这才端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符水酒一经入口,就有一股十分甘甜的味道,弥漫在整个口腔内,让人回味无穷不说,满口清凉的酒水,顺着喉咙流入到了腹中后,还有一股冰凉的气息,开始从肚子中开始扩散,使李道源浑身的毛孔,都为之舒畅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酒,好酒,”

    像李道源这种平常,并不怎么贪杯的修士,在喝完一杯符水酒后,都忍不住由衷的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酒自然是好酒,李师侄,在看看这道符文。”

    白发老者哈哈大笑的说道,同时伸出一根干枯的手指,指尖处显露出一点白色灵光,竟然当空画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一枚白色的符文,便灵光乍现悬浮在了虚空当中。
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