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包网文 > 鲜网辣文 > 磐道 > 正文 第两百二十章 文祁

正文 第两百二十章 文祁

 热门推荐:
聪明人一秒记住 荷包网 www.hnksl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hnksl.com

    李道源脚踩着一朵黑云在青石城上空盘旋了一圈,就头也不回的向城外飞去,半盏茶的功夫,他便来到了一座道观的前方。

    这座道观的规模并不大,只用青石砖块围了十几亩林地,在中间修建了两间大殿,前门则和两侧的院墙相连,门楣上还挂有一块“还清观”金色牌匾。

    道观虽小但前来上香的人们却络绎不绝,山门前还停了几辆风尘仆仆的马车,几名富家翁还特意从远方赶来祈福,整间前殿都快被香火燃烧出来的青烟弥漫,但后殿却显得安静异常,没有看见一个香客的身影在走动。

    李道源催动脚下的云雾,从半空中直接降落在后方的大殿前,并二话不说的一挥衣袖,带起一阵狂风推开紧闭的殿门,然后就迈步走了进入。

    他在空中就已经用魂念之力,探查过了整座还清观,但只在后殿内发现了一名气穴境修为的老者,文祁却不知道又躲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这名头发花白的老者,原本正在房间内打坐练气,当殿门被李道源暴力推开之时,他就骤然睁开双目,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之色,一只手掌快速的按在了腰间的储物袋上。

    “文祁何在?”李道源刚走到老者的身前,就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是木家高层改变了注意,连我这个行将就木之人都不放过,没想到出现在我眼前的竟然是你,这十年来你应该对我恨之入骨吧,”老者放下按在储物袋上的手掌,望着模样和十年前没有变化的李道源,不急不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道源闻言目光一闪,双眼紧盯着老者不放,只见此人的相貌,竟和当初那位风度翩翩的文祁有几分相似,此刻他哪里还不清楚身前之人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“当年之事不提也罢,如果不是你将我赶出还清观,我现在也不可能加入磐阳宗,而无峰谷木家已经从修行界中消失,你根本无需担心他们会再来找你。”李道源见文祁现在这般模样,之前那些深埋在他心底的仇恨也随之淡化,毕竟眼前这个人,还是青云道长钦定的还清观观主。

    “木家从修行界中消失了,”文祁顿时一惊,激动的从蒲团上站起身来,并重复了一遍李道源的话,半晌过后,他才恢复了平静,犹犹豫豫的向李道源问道:“那木樱儿呢?”

    “你还在想着这个妖女?”李道源冷哼了一声,目光奇怪的看向文祁,只把对方看着浑身不舒服,这才缓缓的说道:“当时这名妖女并不在无峰谷内,让她逃过了一劫,我也算是和她结下了血海深仇,往后见面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日夫妻百日恩啊,我并不怪她对我所做的事情,只是愧对了师傅把还清观的基业交给我打理,九泉之下无颜再去见他。”文祁喟然长叹了一声,语气低沉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青云师尊对我有救命和传道授业之恩,虽然我现在是磐阳宗的内门弟子,但我还是希望你利用剩余的寿命,好好将还清观传承下去,我这里有一枚储物袋,其中的东西足够十名弟子修炼到玄窍境初期,另外我听说你已经收下崔昙的独子为徒了?”李道源从怀中摸出一只储物袋,不容置疑的伸手递给文祁,并大有深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准备在青石城中挑选几名道童,跟在身旁打理道观的杂事,然后从他们当中挑选出合适的灵体收为弟子,崔昙的儿子只是在考虑的范围内罢了,”文祁双手接过储物袋,没有用魂念查看袋中的物品,就小心翼翼的回答道,他多少了解一些李道源和崔昙的恩怨,既然对方当面提起这名弟子,那么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收归门下了。

    李道源点了点头,又接着说道:“我看李铭的女儿就很不错,你平时多关注一下,而我这次来找你的主要原因,是为了葵水九曲诀后续修炼功法的事,青云师尊当初应该将全本功法留给你了吧。”

    文祁闻言却脸露难色,开口解释道:“实不相瞒这套功法只有前六层传承了下来,当初漓江祖师座下的几名弟子,大多都是土灵体,只有一位师叔是六品水灵体,但是因为他修炼时间较短还未凝气化液,所以祖师只传下了葵水九曲诀前六层功法。”

    “三百多年前,漓江祖师在一次访友的过程中突然消失不见,经过几位师叔多方打听,才得知他和几位还丹境界的前辈,一起去了断月山脉中的碧波湖探险,从此之后几人全就杳无音信,如果师弟你想要凝结还丹,还是趁早改修其它水属性的功法吧。”

    “碧波湖”妖族中的九大禁地之一,以漓江上人大还丹的修为,还真的很有可能有去无回,看来修炼功法的事情要早做打算了。

    不过以李道源现如今的身份,在磐阳宗内使用贡献点,兑换一本高级功法并不是什么难事,所以他很快就将葵水九曲诀之事抛到脑后,面色凝重的对文祁说道:“还有一件事情,我希望你不要对任何人提起,就算以后招收到了弟子也一样,等我修为更进一步之后,自然会找机会将此术传给你的门下,那时我也有庇护他们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文祁知道李道源所提的事情,就是当初青云道长传授给他们两人的封符术,他立刻信誓旦旦的说道:“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我懂,这件事情我对木樱儿都没有提起过,要不然木家为了保守秘密,第一个想要除掉的人肯定会是我。”

    随着对修行界了解的深入,李道源越发觉着封符术关系重大,像这种修炼难度不高,又对修为没有太高要求的法术,一般不太可能会从修行界中失传,只剩下寥寥几人还知道修炼法诀。

    这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掌在暗中操控一切,禁制连云大陆上的制符师修炼封符术。

    但这些都还是李道源自己的猜测,完全没有任何有价值的证据,只是如此一来使他对封符术更加重视。

    --